新京報:殺進好萊塢的末日列車

新京報:殺進好萊塢的末日列車

上世紀九十年代時崛起的韓國電影時常學習、借鑒好萊塢,姜帝圭的《生死諜變》便是一部與美式槍戰片結合的影片。如今十多年過去,韓國電影人不僅“師夷長技以制夷”,甚至踏入好萊塢。如李秉憲去年主演的兩部商業動作片《特種部隊2》、《赤焰戰場2》,而金知雲、朴贊郁、奉俊昊等則相繼推出導演作品,其中以這部奉俊昊執導的《雪國列車》反響最大。

奉俊昊接受好萊塢邀請將法國同名漫畫改編成電影,並邀請《美國隊長》男主角克裡斯·埃文斯、《勇闖奪命島》艾德·哈裡斯等人出演。影片講述未來世界發生雪災后,幸存下來的人們生活在一輛存在階級分化的永動車上,位於末尾車廂的埃文斯在民眾支持下發動革命。他試圖控制列車,實現大同,但當他來到車頭見到哈裡斯飾演的列車主人時,發現事情並非自己想象得那麼簡單……

大部分科幻作品往往會描繪一種美好的烏托邦景象,但也有類似於《1984》、《雪國列車》等充滿著悲觀主義、極權主義等象征意義的反烏托邦作品,並夾雜了對於文化、歷史、科技的反思。

也許有人說《雪國列車》是一部典型的好萊塢作品,奉俊昊只是完成執行導演的工作。但實際上,影片裡還帶有韓國電影常見的痕跡,並做到了與劇情、風格的緊密雜糅。當年奉俊昊《殺人回憶》營造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社會氛圍,而《漢江怪物》的開場則是對美國工業文化的批判。以《雪國列車》后半段當埃文斯來到車頭后的那段戲來說,他以斷臂的方式救助孩子既是對於童年時自我的贖罪,也由他帶動了影片的觀察與思考。

如果將電影工業比做一輛永動車,好萊塢佔據車頭位置,以一窮二白姿態“殺入”的韓國電影在近一二十年中不斷“沖向”車頭,僅去年以來就出現多部與好萊塢合作作品,尤其以《雪國列車》代表著韓美合拍的高水准。盡管在跨文化合作的過程中難免出現摩擦,或欠缺契合度,但對於韓國電影摸索未來的發展方向,無傷大雅。

南京大屠殺公祭習談公祭日李克強亞歐行無人機闖空中禁區呼格案再審結果不動產登記西部冰川萎縮股市年末躁動小年火車票今日開售廊坊幼兒園危房倒塌聶樹斌案3大疑問東三省人口流出習公祭日講話李克強談吃空餉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